您現在的位置:漳平新聞網 >> 新聞中心 >> 社會民生

跟著“網紅”主播買?因監管缺位還得擦亮眼!

2019-06-18 09:28:25 作者: 來源: 東南網 分享到:

越來越多的網絡社交平臺通過“網紅帶貨”來吸引用戶。

 

“網紅”主播直播展示在商場代購的場景。圖片來自網絡

東南網618日訊 (本網記者 盧金福 文/圖)最近,在福州工作的網友艾凌,花了800多元在網絡上買了一臺膠囊咖啡機,曬在朋友圈后獲得了不少好友的點贊和評論。她告訴記者,不久前,在某視頻平臺上看到很多人在“種草”這款咖啡機,她心動就買了下來。艾凌所說的“種草”是時下熱門的網絡詞匯,是指“把一樣事物推薦給另一個人,讓他喜歡這樣事物的過程”。

隨著社交媒體的高度發展,“網紅”群體應運而生,通過“帶貨”來給消費者“種草”成了網紅產業最重要的盈利模式。然而由于缺乏足夠的監管,“網紅”成了“網坑”,流量造假、水軍泛濫、產品質量沒有保障等問題受到外界詬病。

社交媒體培育“種草經濟”

艾凌已經不是第一次被“種草”,她平時會在微博、短視頻等社交平臺上關注許多時尚博主,身上穿的衣服、臉上用的化妝品、家里的小電器,不少都是跟著“網紅”買的。“有些視頻拍得很有趣,產品推薦也比較直觀。”艾凌說,“網紅帶貨”更容易激起自己的消費欲望。

知名咨詢公司艾瑞發布的《種草一代·“95后”時尚消費報告》,將“95后”稱為“種草一代”,認為他們支撐起了多元文化的網絡體系。網絡時代,“種草”已經無孔不入。前不久微博發起了“母親節禮物‘種草’”的話題,閱讀量超過2364萬,鮮花、護膚品、家居用品、保健品等成了這次“種草”的主要產品。

近年來,短視頻的火爆培育了許多“網紅”主播,并產生了“帶貨”的商業營銷模式。依托“網紅種草帶貨”發展起來的社交平臺小紅書,依靠明星“帶貨”活躍度迅速提升,用戶數量甚至突破2.5億。

如今越來越多的短視頻平臺走上“帶貨”的發展路子。新浪微博、抖音、快手、B站、蘑菇街、知乎等知名網絡平臺都有大量的“種草”內容。不少傳統電商也開始培育自己的帶貨“網紅”。在淘寶上,越來越多的品牌和商家將直播作為店鋪運營的主要方式之一,2018年淘寶直播平臺帶貨超千億。今年初,京東購物圈小程序開啟了超級合伙人計劃,計劃孵化出一批購物圈“種草達人”,建立起京東自己的達人內容“種草”社區平臺。

“網紅”在視頻直播中“帶貨”是最常見的方式。記者點開快手短視頻平臺看到,不少“網紅”在直播推薦衣服、鞋和化妝品等商品。一名主播在動感的音樂背景下,展示自己的穿搭和技巧,不少網友留言詢問衣服的價格和購買方式。這場直播吸引了14萬多個“粉絲”,“網紅博主”介紹自己開實體店賣了6年的衣服,對服裝搭配很有經驗,并留下多個微信號。

記者發現,許多“網紅”是時尚、美妝、美食等方面的達人,他們推薦的產品更容易受到消費者的信賴,廣告的隱秘性比電視廣告更強,同時會通過制造話題把自己變成熱點,讓“帶貨”更順理成章。“次惑小仙女”在快手擁有1500多萬粉絲,她直播的主要是美食,也會展示自己的個人生活,如學校時光、看望爺爺奶奶等,力圖展現自己勤奮、孝順的一面,增加“粉絲”黏性。

在福建師范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林翊看來,“種草經濟”是“網紅”經濟產業鏈的一部分,是新媒體環境下的一種營銷模式。他認為,“網紅”在直播過程中會對產品的一些特性進行展示和試用,這比過去只能看圖片的產品要來得更真實一些,信息也更加全面,同時,消費者看網紅直播也是一種娛樂休閑。

“看直播和傳統的逛商場有相同的體驗,能放松心情。” 林翊指出,新媒體技術帶來了營銷新玩法,大部分商業模式在成熟之前,都會有放大效應,很多商家會扎堆效仿。

監管缺位 “網坑”遍布

“種草經濟”在讓商品營銷更高效的同時,也因監管不到位屢屢被爆出問題。不少網友吐槽被“網紅帶貨”坑騙的經歷,反映購買的產品質量不合格、售后沒有保障等。

近日,有一篇名為《我一個世界五百強做食品的,被抖音賣烤蝦的騙了》的文章在網絡走紅。文中的當事人董小姐深夜在抖音看到一條農村大媽推廣烤蝦的視頻,瞬間被“種草”,但收到貨發現居然是“三無”產品。董小姐準備退款的時候,訂單信息卻消失了,她面臨售后維權難的困境。

針對此事,抖音平臺表示,已下架涉嫌虛假宣傳的問題商品,暫停烤蝦類商品廣告上線,同時會對違規商家進行清退處理,并稱將進一步加強包括農業漁業在內的相關產品的廣告審核。記者在抖音上搜索“烤蝦”發現,仍然有不少相關產品的廣告視頻,董小姐購買的“撈海島”抖音號作品顯示為“0”。

微博有一項名為“你被‘網紅帶貨’坑過嗎?”的調查顯示,1790人參與的投票中,有447人被坑過。福建網友“悠悠然”說,有一段時間迷上了直播網購,每天晚上都會刷視頻,里面各種商品都有,讓她花了不少錢。其中有一個包包,她拿到手時欣喜若狂,但用后發現質量很差,“所以不要盲目消費,很容易被騙”。

不少“網紅”主播在“帶貨”過程中存在夸大其詞的現象,他們嘴里好用好吃的商品,有很多并不是正規廠家生產,沒有經過合格的檢驗環節,質量堪憂。據媒體報道,廈門一位年輕白領在朋友的推薦下,買了一款日本“網紅”眼藥水,不久便發生眼睛難受、視力下降的情況,經檢查發現患上了青光眼和白內障,部分眼底視神經被損壞。

購買“網紅帶貨”的產品出了質量問題很難維權。網友艾凌買過一件問題衣服,有瑕疵,但賣家遲遲不回應退貨的要求。“傳統電商有完整的退換貨機制,出現問題還可以投訴,很多直播平臺則沒有。”艾凌說。

記者注意到,不少社交平臺上主播推薦的商品是可以直接購買的,有的則會鏈接到淘寶、京東等正規的電商平臺,還有一些商品則需添加主播個人微信號或非知名電商平臺進行購買,各種購物渠道讓消費者難以分辨。同時,許多商品并沒有明確和標準的交易規則,同樣帶來了一定的購物風險。“寶貝可以換碼數,如有質量問題,請在簽收24小時內聯系客服,逾期不予處理,其他原因不退換。”快手里一名主播直接這樣說。

細化監管 規范銷售

對于野蠻生長的“種草經濟”,泥沙俱下的“網紅帶貨”,不少網友認為國家應該出臺規定整治網紅和流量明星,給他們“帶貨”的行為戴上“金箍”,保障消費者的權益。

網友“落子”表示,“網紅帶貨”的路子沒有錯,但在監管方面,平臺和政府都要加大力度。不過,網友“說話真的不喜歡過腦”則表示,任何一個行業最開始都是在淤泥中掙扎,優勝劣汰,總會去其糟粕的。

對當前出現的“網紅帶貨”熱潮引發的問題,林翊指出,在新技術不斷發展的情況下,商業營銷模式可以創新,但最終還是要給消費者帶來真真切切的商業價值,包括產品和休閑的價值。“電商環境下的消費者偏年輕化,他們喜歡關注‘網紅’,附帶情感消費,這是很正常的現象。商家要做好運營,把自己的產品做出特色和品質,才會受到消費者歡迎。”

林翊說,目前“網紅帶貨”的“種草經濟”處在蓬勃發展階段,政府從鼓勵創新和發展新經濟的角度來考慮,并沒有過多干預,還有許多監管措施不健全。在問題頻出的情形之下,需要盡快建立和完善相應的監管制度。

“電子商務法已經實施了,不管是微信還是抖音,只要通過網絡銷售產品都算是電商,銷售劣質產品要追究責任。但‘網紅帶貨’是社交娛樂,又屬推廣產品,兩者交織,需要相關部門出臺更加細致的監管措施。”林翊認為,“網紅帶貨”也是廣告營銷推廣模式,平臺本身要建立起完善的交易制度,銷售主體要對產品的質量負責,“網紅”的行為要得到規范和制約,使得整個交易體系更加誠信。

記者注意到,目前有不少平臺已經開始著手規范“網紅”的商業行為,小紅書向所有用戶發送了一則名為《品牌合作人平臺升級說明》的通知,開始全面實行新的品牌合作人準入條件:粉絲數量不少于5000人;近一個月的筆記平均曝光量不少于1萬。符合標準的品牌合作人,則需要同內容合作機構(MCN)進行實名制簽約。

國家網信辦舉報中心也在官方微博上對“種草經濟”發出提醒:廣大消費者要學會理性消費,適度“拔草”,謹防過度消費、透支消費。

時事熱點
社會民生
友情鏈接:
网球大满贯